您的位置:944cc天天好彩正版 > 摄影世界 > 抑或被使用的照片

抑或被使用的照片

2019-09-14 10:11

(来源:网络作者:任悦)

下载 (60.54 KB)昨天17:05

很多对今年荷赛年度大奖获奖作品的媒体报道中,若细心你会发现,它们所刊登的并不是纯粹的照片,而是发表在《时代》周刊封面的版面效果。甚至连获奖者自己的网站也都发布的是《时代》封面。这些讯息无非都再强调,这不是一张简单的照片,而是一张被使用的照片。  在对新闻伦理道德颇为重视的美国,杂志封面竟然刊发如此可能会引起道德争议的照片,并且此举动出现在美军继伊拉克撤军之后,又开始从阿富汗撤兵的新闻背景之下,难免会让人联想到《时代》在宣扬这样一个观点——失去美军部队制衡的阿富汗会发生什么?《时代》也专门为这个封面撰写了编者按。  关于《时代》刊登这张照片的前因后果,评委会不可能没有耳闻,但他们却仍然将之推到年度大奖的位置,从而也激起了西方一些政治博客的议论。  (一)荷赛头奖究竟有何问题?  What’s Wrong with the World Press Choice of “Photo of the Year”?  来自博客:Bagnews 作者:Michael Shaw  假如选择Jodi Bieber的照片作为今年的年度报道摄影作品,其目的是为了聚焦阿富汗妇女在战争中的悲惨遭遇,那么我感到自己在这么解读照片时遇到了一些困难。  首先,这张照片的“媒介生涯”(media life)无法被我忽视,它去年八月在《时代》周刊封面发表(被滥用)后引起轩然大波。如今,当我再次面对这张照片,它所引发的对政治和媒介讨论,则远远盖过了将这张照片作为被摄对象Aisha的一张纯粹的个人肖像存在的事实。(这又让我们有些怀疑这个选择部分就是出于对当时争议的反抗。)  这并不是说,这张颇为动人的照片不能就是因为获得了头奖而被诟病,或者只能通过《时代》周刊的影响力来评价。但是,即使单独看这照片,我也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究竟在何种程度上,这张照片能够成为通向Aisha的生活和她自己过去境遇的一扇窗,而并非只是反映了媒介对她的观看——其中包含了西方视觉媒介消费者的兴趣和品味?  我发现这张照片在把我带到战争中,或者思考Aisha的生活,以及将之和其他阿富汗妇女的生活联系起来,作用甚少。Aisha被符号化了,而我们这些观看者无不会被她光泽闪亮的头发,优雅的曲线,以及她披肩的柔然和质感所吸引——所有的这些元素都在诱发你的情感。我做学问的朋友将之称作西方媒介的“隐喻”——一个符合人们直觉感受的资料库,其中分类放置着诱惑读者视线的XG的女性目光、头像,以及特定为封面摆出的姿势。  假如评委会的目的是要声明这张Aisha的照片是介于塔利班的意识形态和美国大兵的所谓人道主义援助之间的一个符号表征,或者是表达Aisha从一个被阿富汗压迫的女性,在媒介和美国人的帮助下,变得幸福健康的事实,那么我会站起来鼓掌叫好。但是,评委对这张照片的表述是:将会成为历史十大经典照片,Aisha作为一个富有魅力的女性的形象被凝固,而另一方面,她也是更多生活在悲惨境遇中的女性的形象代表。对于前者,这个女性的魅力是众人皆知,而至于后者,我看绝对是陷阱。 (二) 荷赛的头奖分类有问题,它不是报道摄影而是宣传照片  Category Mistake at World Press Photo Awards ~ Top Prize Given Not for Photojournalism But for Propaganda  来自博客 (Notes on) Politics, Theory & Photography 作者 Jim Johnson  让我们来看看评委说什么:  这将会是那种照片,我们一辈子也就会看到十张——假如有人说:就是那个女孩的照片,你就肯定会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张照片。——评委会[FS:PAGE]主席 David Burnett  这是一张难以置信的强有力的中噢阿片,它给全世界发出了强大的信息,地球上有百分之五十的女性,她们中的大多数还生活在悲惨境遇中,承受着暴力。因为画面里的女性如此态度自尊,这照片因此更强大。——评委Ruth Eichhorn  这是一张精彩的照片,不同寻常的照片,令人惊恐的照片。并非因为这个女性个体,而是代表了全球女性。——评委Vince Aletti  部分荷赛获奖者的照片并不能到达更广泛的受众,并使得他们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试图询问背后的原因。……而对我而言,这张照片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评委Aidan Sullivan  以上就是荷兰赛评委会对选择这张照片做头奖的解释。我认为他们在分类上出了问题。  我们先忽略摄影师的意图,这张照片实际是《时代》周刊去年夏天的一篇宣传报道的一部分。对此,我已经专门写了文章,在此就不赘述。我想要特别指出的是,评委们解构了Aisha照片所存在的语境,在这里继续支持这场宣传活动,把这张照片看做是一个代表全世界妇女的困难的符号表征。事实上,这照片可能有不同的导向,而最为显著的是对一场本世纪残忍战争的支持。没有一个荷赛评委对这场战争的后果有所提及,太让人感到羞愧了!  我对这张照片的感受,可以用David Levi Strauss的一句话来表达:“第一个问题总应该是:谁使用了这张照片,目的是为了什么?”(”The first question must always be: Who is using this photograph, and to what end?” )而这个问题却是荷赛评委们忽视的,或者是提出却又放在一边。关于这两种态度,我不能肯定哪一个更为糟糕。 (三) 新闻?艺术?抑或被使用的照片  以下是我在仓促之中的一点看法。  尽管荷赛的全称是——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很多人对荷赛的印象却是“艺术”。当然,这种“艺术”更为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种夺人眼球的视觉惊讶感,而并非是基于某种理性思考,或对艺术材料的超然使用,甚至也不是狂野不可测的感情肆意的表达,总之,它和学院派对“艺术”的定义完全是两回事。  但令人惊讶(遗憾)的是,荷赛在阐释自己的获奖作品时,却很少强调“新闻”,而是将错就错地谈论自己的“艺术追求”,对于“新闻”的解释,则冠之于比较模糊的目击者的社会责任。  而上面两篇博客实际上都提出了同一个问题,荷赛获奖照片是“媒介影像”,并非是纯粹的摄影作品,它们都有着自己的“前世”——是被使用过的照片。因此。谈论它们究竟是新闻还是艺术,倒不如谈论它们是如何被使用的事实。  荷赛曾经出版过一本画册,名叫“Things As They Are: Photojournalism in Context Since 1955”,整本书展示的都是新闻照片在媒介出版物中的版面效果,如同这本书的题目所展示的——意在追本溯源,探索照片在传播语境中的状态,这种探讨更富有意味,却少见荷赛倡导。 参赛新闻照片各有其前世,并不意味着一定会限定它们的“今生”,关键问题在于,荷赛能不能给这些照片一个“今生”?也就是说,荷赛可以把自己也变成一个传递信息观念的媒体,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比赛(我认为国内照片发布渠道受限,一些新闻摄影比赛如金镜头,视觉联盟,更彰显其作为一个媒体的价值属性)。可惜,评委们却依然陶醉在这个影像视觉方面的摄影比赛给自己带来的身份认同和自豪感上。  大卫伯耐特显现了他的局限,他是一个优秀的摄影记者,却并不是一个优秀的评委(图片编辑),还在用几十年前的眼光看传媒影像。他所看重的那种“一张永流传”的画面,用一张照片指代一场战争的灾难并非理性。复杂的战争与掺杂在其中的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使战争照片有浓厚的政治色彩,[FS:PAGE]尤其是在切入战争的报道途径有限,且被作战双方操控,同时战争照片的传播也经历严格的审查制度的状况下,大众传媒所公布的照片并非能够反映战争的真相。因此,一度是战争照片最为主要的功能——作为控诉战争杀戮的证据,激起受众反应,呼吁停止战争——这个战地记者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而去实现的目标,当下已经开始逐渐被边缘化。  如果一定要将某张照片塑造成经典形象,使之载入史册,这种行为我觉得以上两位博客作者的定义非常准确,它将毫无疑问是宣传照片而不是新闻照片。而评委们总是想让画面里这位妇女代言全世界百分之五十妇女的苦难,在民间也有更为智慧的评价:被代表。  P.S 我这么长篇大论“讨伐”荷赛,并非是对其中作品的全盘否定,而是把荷赛当作一个整体,继而努力呈现它更多侧面的形象。 任悦简介——2001至今任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新闻摄影相关课程。曾任《China International Business》、《环球企业家》图片编辑。通过新华社特稿社为世界著名新闻图片社Corbis/Sygma供稿,作品成为Sygma图片社以及Sipa图片社网站的首页。作品还发表于香港《南华早报》、美国《科学》杂志等媒体。2001-2003年参加荷赛中国学员班的培训,完成两组专题摄影作业。作品在2003年平遥摄影节“荷赛中国学员班作品展”上展出。2003年12月代表中国青年摄影师参加荷赛和亚欧基金会举办的“亚欧青年摄影师研讨班”。  2003年与曾璜合作出版《图片编辑手册》参与创建并主持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报道摄影杂志《Voice of Images》。在国家级专业新闻和摄影报刊发表理论文章几十篇约10万字,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和荷兰展出摄影作品。出版学术著作《视觉传播概论》,参与编著《图片编辑手册》、《新闻摄影理论与实务》、参与翻译《黑白摄影进阶》、《美国摄影教程》等著作。

本文由944cc天天好彩正版发布于摄影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抑或被使用的照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